攻破“三难”,为世界提供“中国经验”

www.kb88.com-休闲娱乐网站 /2019-09-23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字体: 打印本页

攻破“三难”,为世界提供“中国经验”

——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引领野保事业迈向新境界之一

  2019年8月31日,海归大熊猫“苏琳”产下一对双胞胎。至此,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圈养大熊猫种群数量突破300只——
  生态环境的改变,栖息地的破坏,导致地球上许多物种走向灭绝。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统计,20世纪有110个种和亚种的哺乳动物以及139种和亚种的鸟类在地球上消失,相当于每小时就有3个物种灭绝。面对残酷的事实,中国大熊猫保护工作传来了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曾被《红色名录》列入极度濒危级别的旗舰物种大熊猫,在日趋成熟的人工繁育技术支撑下,圈养种群数量捷报频传,为世界野生物种繁育提供可借鉴的“中国经验”。
  从大熊猫研究几乎空白,世界研究机构都对圈养大熊猫的繁殖一筹莫展,到积极开展大熊猫行为、心理、栖息地生态、生理生化、内分泌、遗传细胞等系统性的基础研究,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以下简称熊猫中心)的科研团队在没有经验可循的现实条件下,经过10余年的攻坚克难,成功破解圈养大熊猫发情难、配种受孕难、育幼成活难“三难”密码,实现了熊猫中心圈养大熊猫种群数量从最初的10只发展壮大到目前的300余只。
  而今,熊猫中心圈养大熊猫占世界圈养大熊猫种群总数的50%以上,成功建立了世界上人工种群个体数量最多、遗传结构最合理、最具活力的圈养大熊猫种群。这为我国开展大熊猫一系列延伸性科学研究提供了强大的资源本底,让大熊猫回归自然之路更宽广,野外种群壮大的梦想更真切。

 

 

  调解情感,大熊猫相互“来电”
  “动物学科的大学生来了,国际上相关领域的专家也请来了,但开展了七八年大熊猫繁殖工作却始终不见成效。唯一一只通过自然交配生产的大熊猫‘蓝天’,也在两岁时夭折。”回忆起当初科研团队在研究初期遭遇的困境,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卧龙神树坪基地管理处处长张贵权的话语中,依然夹杂着一丝无力与挫败感,“难题不破,大熊猫的未来就无处安放。”尽管压力山大,经历过竹子开花事件的科研团队,牢牢把国家与人民的嘱托铭记于心。
  20世纪七八十年代,是大熊猫保护者们无法忘却的年代。当时,四川境内竹子大面积开花枯死,大熊猫遭遇“大饥荒”。短短几年,138只大熊猫因食物短缺、体质变弱最终尸横山林。一时间,遭遇生死劫难的国宝大熊猫引起了国内外广泛关注和政府高度重视。1980年,中国政府与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建立合作项目,在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下设中国保护大熊猫研究中心(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前身),组建了一支以大熊猫繁育、增加大熊猫数量为使命的科研队伍。张贵权正是这支队伍中的一员。
  天降大任,不容退缩。屡经失败后,熊猫中心在原林业部大熊猫保护管理办公室的指导与支持下启动了大熊猫繁育攻关计划,在原有9只圈养大熊猫的基础上,从成都动物园陆续调来10多只大熊猫,并聘请一批国内科研机构、院校等专家教授参与研究。计划启动第一年,“白云”和“绿地”双胞胎降生,随后4年间每年都有大熊猫宝宝出生。
  繁育攻关计划的成功,提振了科研团队的士气。随着种源增加,自然繁育的大熊猫多了,能够开展分析研究的对象与实例也跟着变多了。通过观察研究,科研人员恍然大悟,原来繁育初期多年不见成果的主因是大熊猫情感出了问题。曾经圈养的雌雄大熊猫互不“来电”,甚至见面就厮打,打通大熊猫繁育第一道关就是破解“发情难”。
  “‘发情难’的主因是我们对大熊猫认知的不足,饲养方法出现了问题,最终导致大熊猫体质下降、功能衰退。”张贵权介绍道,“野生大熊猫在山林中觅食,活动量非常大,通过选择摄入不同种类的竹子,来达到营养的均衡。而圈养大熊猫深受局限,每天在狭小的圈舍里,被动地吃着单一品种的竹子,吃饱了睡,睡醒了吃,基本没有活动量。长此以往,圈养大熊猫的体质大大下降,缺乏活力,最终造成了成年大熊猫发情难的退化局面。”

 

人工繁育的三胞胎

 

  找到症结,研究团队开始有针对性地调整饲养方法。
  针对活动量不足,研究中心科研团队在国内率先研究和应用了环境富集技术,为大熊猫创造了多样化的生活环境。小圈舍扩展成内舍、外舍双空间,外舍活动空间还配备各式各样的“玩具”供大熊猫嬉戏。生活空间改善了,活动量增加了,熊猫活力得到了明显提高。
  针对营养摄入不足,科研人员通过增加人工配制的“黄金饲料”和果蔬饲料,加强补充微量元素、蛋白质等营养成分,使得圈养大熊猫的营养摄入更全面、均衡。竹子依然是大熊猫的主食,五谷杂粮配比而成的熊猫窝头为大熊猫提供了更丰富的植物蛋白质和微量元素,少量的苹果和胡萝卜则补充了身体所需的维生素。圈养大熊猫在科研人员的精心饲养下,体魄日益强健。
  多措并举,终见成效,原本互不“来电”的大熊猫开始相互传情,熊猫中心95%以上的成年大熊猫均能正常发情。繁育“三难”的头号问题彻底解码。

 

嬉戏

 

  “双保险”护航,实现能生优生
  考验接踵而至。大熊猫之间产生了感情,但爱的“结晶”却迟迟不来报到。这种结果一度让科研人员内心无法平静。
  “配种受孕难”该如何破解?熊猫中心科研团队沉下心来认真钻研。“研究发现,大熊猫一年只排一次卵,发育成熟的卵子只有几个,且存活时间仅为24-48小时。如果没有抓住最佳的配种时机,大熊猫受孕的机会就得再等一年。”张贵权说。历经几年摸索,科研团队综合运用雌激素监测、行为观察分析等手段,可准确掌握雌性大熊猫最佳受孕时机,熊猫中心双管齐下,采取自然交配为主、人工授精为辅的方法,提高大熊猫配种受孕成功率。
  自然交配受孕率较高,熊猫中心建立了一套完整的种公兽培育技术,并创造更多的交流机会,增进异性大熊猫之间感情,从而促进自然交配。
  对于无法完成自然交配或自然交配不理想的大熊猫,熊猫中心辅以人工授精的手段。在多年来“请进来”“走出去”的技术交流基础上,科研团队博采国内外先进科技知识,消化吸收,积极攻关,建立了大熊猫人工授精技术和排卵综合检测技术体系,终于攻克了大熊猫人工受孕难关。
  两套方法互补有效,为提高大熊猫受孕率提供了“双保险”,增加了圈养大熊猫的遗传多样性。目前,熊猫中心80%的育龄雄性大熊猫能自然交配,75%育龄雌性大熊猫和50%育龄雄性大熊猫繁殖了后代。2014年,熊猫中心广东基地(广州长隆野生动物世界)的大熊猫“菊笑”诞下3只幼仔,成为全球唯一全部存活的大熊猫三胞胎。2017年,熊猫中心42只大熊猫出生,一举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

 

人工育幼

 

  “为提高人工繁育大熊猫种群的遗传质量,熊猫中心种群管理工作从追求数量向突出质量转变。”张贵权边说边拿起办公桌上一本名为《大熊猫谱系》的书。从40年前救护的第一只大熊猫开始,熊猫中心所有大熊猫个体都记录在这本《谱系》当中。每年,熊猫中心有计划地开展大熊猫繁殖工作,按照谱系关系进行优化配对,避免近亲繁殖,促进和扩大大熊猫种源之间的遗传交流。熊猫中心可繁育的有效种群有100多只,实现从能生到优生的跨越。
  如今,熊猫中心科研人员还在不断研究、筛选更优的人工授精技术,深入探索大熊猫体外受精、胚胎移植等先进科学领域,积极开展圈养大熊猫野外引种计划,为实现圈养大熊猫种群的优化和发展打下基础。

 

爱心饲养

 

  仿生育幼,种群枝繁叶茂
  9月11日,大熊猫“公主”在熊猫中心上海基地(上海野生动物园)迎来了21岁生日,作为熊猫中心第一只人工育幼成活的大熊猫,“公主”为繁衍后代立下赫赫战功,并以11胎15只的纪录,成为熊猫中心繁育数量最多的雌性大熊猫。
  “公主”出生时,正是熊猫中心突破“育幼成活难”的关键时期。随着受孕产仔大熊猫的增多,像“公主”一样得不到妈妈亲自照顾的大熊猫宝宝也越来越多。张贵权表示,大熊猫生产单胎、双胎的概率各占一半。双胞胎的妈妈一般只选择一只强壮幼仔进行养育,头次生产母性不强、产后身体状况不佳的母熊猫,也会出现不带幼仔的情况。被妈妈“抛弃”的大熊猫宝宝比例不少,人工育幼成为提高大熊猫幼仔存活率的另一关键。
  然而,熊猫中心人工育幼技术一直攻而不破。张贵权解释道:“刚出生的大熊猫幼仔十分脆弱,体重仅为母亲的1‰,科研人员通过对大熊猫开展激素分析、超声检查等监测发现,大熊猫受精卵从着床到生产平均仅为20天左右,刚出生的幼仔许多器官还未发育完全,是名副其实的‘早产儿’。”

 

快乐成长

 

  科研人员通过深入细致的研究发现,大熊猫妈妈喂养的幼仔成活率却十分高。为此,熊猫中心创造性地采用了“仿生育幼”理念,模仿母兽育幼环境开展人工育幼,突破了“育幼成活难”的瓶颈。
  卧龙神树坪基地的人工育婴室里,“苏琳”幼仔在透明育幼箱中饱餐后舒服地睡着了。育幼师将针管状的小奶瓶放在电子秤上,认真地把进食情况记录在案。这只出生不到10天的熊猫宝宝还未睁开眼睛,它看不到这支专业团队24小时照顾它们的身影,但它或许能感觉到,这个安全、舒适的家像是妈妈的怀抱。
  “大熊猫幼仔体弱且敏感,所以我们人工育幼技术都是在模仿熊猫妈妈带仔的方式。”作为卧龙神树坪基地人工育幼团队里的一名超级“奶爸”,曾文从事人工育幼工作已10年之久,工作细节了如指掌:“育婴室里的温度、湿度有严格要求,幼仔接触到的物品都是消过毒的,甚至连空气也是净化过的。在这样特定的环境中,我们模仿熊猫妈妈给幼仔喂奶、排便,并定时测量身长、体重,观察生长发育情况,确保幼仔能够健康成长。”
  幼仔出生前3天是危险期,母乳是唯一的营养来源。为了保证每一个幼仔发育正常,工作人员采集产仔母兽母乳,进行人工喂养。随着幼仔一天天长大,研究人员根据幼仔消化生理和发育特点,成功研制出了人工配方乳,以满足其生长需要。同时,双胞胎幼仔定期在育婴室与母亲身边轮换,确保每个幼仔都能得到妈妈的关爱。熊猫中心在人工育幼各个环节煞费苦心,确保出生体质健康幼仔的人工育幼成活率达100%。
  连续工作24个小时的曾文与换班同事认真地交接着各项工作。由于工作强度大,人工育幼团队大部分是男同志,他们不分昼夜地照顾大熊猫宝宝们,监测它们的一举一动,在平凡的岗位为大熊猫繁育事业默默奉献。
  “大熊猫是国家珍贵的财产,生一个我们就要确保活一个。”曾文朴实的想法代表了每一位努力奋战在繁育一线工作者们共同的心声。几十年如一日,科研团队远离城市、深居山区,贡献智慧与青春,努力攻克大熊猫繁育“三难”,实现了种群数量跨越式的突破,为熊猫中心开展野外大熊猫种群复壮行动、大熊猫伴生物种研究和推动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提供了强力支撑,更为世界各国开展濒危物种保护提供了值得借鉴的“中国经验”。(李松龄 梅青 张羽茜)
  (图片由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