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嘉洛草原上的“生态民兵”

www.kb88.com-休闲娱乐网站 /2019-10-07来源:青海日报
【字体: 打印本页

  初秋的嘎嘉洛草原,鲜花盛开,处处透着无限生机。

  记者走进“万里长江第一县”的治多县,采访三则“生态民兵”的故事,以及他们生活的这片草原的山山水水。

  故事一:“无比骄傲”

  “我是民兵,更是一名尽职尽责的生态管护员。”这是加洛才仁独特的自我介绍。

  24岁的加洛才仁是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索加乡的牧民,2017年从部队复员后便当了民兵,同时也是一名生态管护员。他和他的战友每天骑着摩托车在草原上巡逻,发现问题都会以最快的速度处置。草原上的山山水水,野生动物,任何一件事都和他们有着密切的联系。

  “我是治多的生态民兵。”加洛才仁说出这句话时,脸上浮现出由衷的成就感和自豪感。

  加洛才仁所在的索加乡距离治多县城264公里,工作环境极其恶劣,但这里却是珍贵野生动物的天堂.当地牧民们自发组织的君曲村藏野驴保护区、莫曲村野牦牛保护区、牙曲村雪豹保护区、当曲村藏羚羊保护区……7大保护区的网格化保护模式已经成为了村里传统节日的核心,每年都会以祭山、祭湖、赛马等不同形式宣讲环保理念和环保政策。

  “以前的索加乡,远远地看到几只野牦牛,待它见到人影扭头就跑,如今在索加能看到成群结队的野牦牛,见到人也不跑,甚至跑到牧民的家畜中,赶也赶不走。野牦牛,藏野驴、藏羚羊、雪豹等动物数量都大幅度增加。”加洛才仁谈到生态环保,深有感触。

  “每一次常规巡护,就要三天时间,饿了就是干粮,晚上就借宿老乡家里。”加洛才仁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背后却是他们夜以继日的艰苦付出。

  “能守护自己的家乡,再苦再累我们也不怕……”采访期间,加洛才仁和战友你一言,我一句。言语间总是对遇到的困难蜻蜓点水般略过。

  “骄傲!”除了这两个字,记者感觉再也没有更多言语能表达他们对“生态民兵”的真挚感情。

  故事二:“习以为常”

  “平时巡护,老百姓对我们工作很支持。因为治多县是杰桑·索南达杰的故乡。老百姓生态保护意识比较强。”治多县扎河乡武装干事东周拉登说。

  扎河乡位于治多县西北部,地处青藏高原腹地,自然环境恶劣、生存条件严酷。东周拉登说,受地理环境影响,扎河乡地广人稀,管护员巡护面积广、服务半径大,给管护草场带来诸多困难。

  “我是民兵,还是一名尽职尽责的生态管护员。”尽管工作条件差,但扎河乡的民兵战士们总把这句话挂在嘴边。东周拉登认为,人在保护自然环境的同时,自然环境也在保护着人,而比起保护,思想上的转变更为重要。“以前觉得脚下的草原只和自己的生活有关,现在不这么想,因为这是长江源园区的草原,是国家公园共同的家。”

  去年7月15日,东周拉登和他的战友在日常巡护中,发现一只幼年藏野驴孤零零一瘸一拐地在草原上行走,几乎丧失了行动能力,民兵们上前检查后发现小野驴是被狼咬伤了.经过简单包扎后,他们叫来了乡卫生院的医生,慢慢地小野驴恢复了行动能力。“这些事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习以为常的小事,望着它回归自己的家庭,再苦再累我们也值了。”东周拉登说。

  “拿起巡护队旗,戴上袖章,我们就是一名民兵管护员。为保护三江源,为守护中华水塔这一事业做贡献,我们无上荣耀!”

  故事三:“倍加爱惜”

  “以前巡护,我们以骑马为主,后来三江源国家公园成立了,为我们配发了摩托车,方便多了。”治多县人民武装部军事科科长索昂多青说。

  2018年3月,治多县协调配发135辆越野摩托车组建“高原轻骑兵”,大大提升了管护效率。他们的职责是对园区内的草原、湿地、林地、水源地、河流、湖泊、野生动植物、责任区草原基础设施建设、退化草地治理、鼠虫害防治及责任区内的森林草原火情等进行日常巡查,巡护。

  戴着印有“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园区生态管护员”字样的袖章,在美丽的嘎嘉洛草原缓步漫行,“高原轻骑兵”走过的高寒草甸上,垃圾全数被收纳在车后拴绑的纤维袋中。

  “我们的民兵,责任感强烈,也深知巡护摩托车配发来之不易,他们非常爱惜,日常工作中对摩托车精心保养,始终保持整洁完好状态,小故障要自己动手及时检修,并自行为车辆购买保险。”索昂多青说。

  治多县将“民兵+”纳入县政府应急管理和经济发展体系,让民兵成为生态环境的“管护队”。自2017年来,治多县从已筛选的4000余名管护员中充实基干民兵300名,组建生态巡护突击队。根据长江源区管委会的要求,通过定期、不定期开展成规模的野外生态巡护,打击盗猎行为,护送藏羚羊等野生动物顺利迁徙,救治受伤幼崽,驱赶不法分子等不法行为,确保了核心园区珍稀野生动物种群逐年增加,滥采滥挖行为得到有效遏制。

  经验与启示

  治多把“生态保护”作为立县之要,以生态文明理念引领经济社会发展,努力走出生态美好、经济发展、群众富裕的生态小康之路。在生态保护建设的大格局中,无论是在驻训演练场上摸爬滚打、生态管护区中严密巡逻,我们都能看到鲜红的“生态民兵”旗帜在海拔4200米的青藏高原腹地高高飘扬。

  何为“民兵+”建设?可以说,“民兵+”起源于调整改革,理念萌于“互联网+”,探索始于生态管护。在高原民族地区开展“民兵+”这项工作,有着更加深刻和极为特殊的现实意义。

  2016年9月24日,在“黄河正源”的玉树藏族自治州曲麻莱县举行生态保护区民兵建设试点现场观摩会。首次将民兵队伍建设纳入生态文明建设统筹谋划,探索具有地域特点的军民深度融合发展新模式,以期实现生态管护员组织管理和民兵队伍建设双促共赢。

  至此,玉树州全面推广“民兵+”工作,为保护生态挑重担、脱贫致富走前列、备战打仗当重任,充分发挥生态管护员特殊的地缘优势,培养生态管护员民兵,加强生态管护员民兵情报信息队伍建设,并组织参与社会综合治理、应对突发情况活动等,构建出具有高原特点、藏区特色的新型生态保护区民兵队伍和基干力量。民兵带头退牧还草、退耕还林,保持草畜平衡,带头讲解传播生态环保常识。开办畜牧养殖、经商营业等实用技能培训,鼓励广大民兵率先勤劳致富、产业致富、科技致富,充分发挥广大民兵在带头脱贫摘帽中的榜样引领作用。

  遵照习近平总书记将“三江源国家公园建成青藏高原生态保护修复示范区,三江源共建共享、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先行区,青藏高原大自然保护展示和生态文化传承区”的嘱托,治多县遵循“着眼全局统筹、纳入体系统建、军地合力统抓、遂行任务统用”的思路,积极探索新时代民兵编组、训练、使用、管理、保障的方法路子,努力实现“力量体系化、编建规范化、训练专业化、装备配套化、保障机制化、能力多样化、行动战斗化”的要求,注重把民兵职能任务拓展向牧民生产生活引伸,向基层一线末端问效,不断擦亮“民兵+”建设的特色品牌。(记者 洪玉杰)